翻页   夜间
笔趣阁 > 反派亲爹养崽日常 > 第48章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笔趣阁] https://www.hnlsy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第48章 

  小胖崽的目光纯真又无邪。

  顾延之败下阵来, 揽在谢亦舒腰间的手握紧又松开, 低头吻了吻谢亦舒的额角。调整好呼吸, 看向啵崽:“两个了。”

  啵崽眨巴眨巴眼睛。

  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,可是又说不上来。

  虽然也的确是两次亲亲了……他瞅了瞅被扶上床的娘亲,又瞅了瞅给娘亲盖被子的父亲, 很有探究精神地问道:“父亲刚刚为什么不亲阿爸的嘴巴?”

  跟五岁的儿子解释这种问题着实让人有些尴尬。

  他想了想, 弯下腰,把小胖子抱到床沿边坐着,向他解释:“亲嘴巴和亲额头、亲脸颊是不一样的。亲嘴巴需要更加郑重地征求对方同意。”

  啵崽挠了挠脸颊:“在秋千那儿的同意不够郑重?”

  顾延之点了点头:“不够。”

  可娘亲亲父亲嘴巴时, 好像也没征求父亲同意呀。

  小胖崽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,直接提出疑问:“刚刚阿爸有征求父亲同意吗?”

  顾延之犹豫了。半晌, 伸手揉了揉胖崽的脑瓜:“当然。父亲是一直是同意的。”

  “所以阿爸想亲就可以亲?”啵崽这样理解。

  顾延之余光瞥向床上的人, 被胖崽晃了晃手,回过神道:“嗯,阿爸想亲就可以亲。”

  小胖子又困惑了。啃着小手问:“为什么阿爸想亲就可以亲,而父亲要征得阿爸同意?”

  “因为阿爸前些天才恢复意识。”顾延之把啵崽的手扒拉开,目光一转, 仍落在谢亦舒身上,慢慢道,“我们要多给他一些时间。”

  啵崽似懂非懂地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顾延之拍拍他脑袋,起身道:“父亲去拿醒酒汤,啵崽留在这儿。”

  拿醒酒汤。

  啵崽眼睛一亮。也不晃悠小短腿了, 撑着床沿跳到地上,对顾延之道:“啵崽去!”

  醒酒汤要去方子遇那儿拿。

  小胖子迫不及待想把自己看到父亲和娘亲亲亲的事分享给方子遇, 这个时候就特别积极。

  他牵住顾延之的手,又牵过娘亲的手,让他们手牵在一起,按了按顾延之的腿,让他坐床边,分配道:“啵崽去拿醒酒汤,父亲留在这儿照顾阿爸!”

  顾延之虚握着谢亦舒的手。

  他想想后山腰那儿也该结束了,叮嘱了一句“你方叔叔喝醉了,叫沈定帮你配”,也就让小胖子去了。小胖子的身影消失在门后,顾延之镇定地掀起被子一角,把谢亦舒的手放了进去,又压实了被子。

  谢亦舒已经睡着了。

  顾延之的目光落在了他的睡颜上。

  这五年里,他看过很多次谢亦舒熟睡的样子。

  通常都是在深夜,在处理廖云峰内外各种事务的间隙,他偶尔会抬头看向床,看着躺在床上熟睡的谢亦舒,想他什么时候能从走火入魔中走出来。

  被某些腌臜事弄得心情不快时,看一眼谢亦舒安静沉睡的模样,也能让他很快平静下来。

  只是今天不一样。

  顾延之的目光落在谢亦舒的嘴唇上。

  脑海里都是先前的那个柔软的吻。

  今天不一样。

  熟睡的谢亦舒没法让他平静下来。

  反而让他心跳有些加快。

  ***

  啵崽一路蹦蹦跳跳,时间卡得非常好。

  走到方子遇院门口,沈定和方子遇已经回来了。其他人基本也都在,他们多多少少都喝了点酒,都来拿醒酒汤。

  小胖子环顾四周,也没找到方子遇。

  跟其他大人挨个儿打了声招呼,直接往丹房里钻。

  方子遇也不在丹房,沈定倒是在,正忙着给其他人配醒酒汤包。

  啵崽啪嗒啪嗒跑过去,揪了揪沈定的衣服,问他:“方叔叔呢?”

  “他酒喝多了,在卧房休息。”

  跟娘亲一样。

  啵崽“哦”了一声,有些失望。

  他现在特别想让人知道,他也是看过父亲和娘亲亲亲的小孩,特别需要一个像方子遇那样的听众。

  沈定看了他一眼,停下了手里配药包的动作,蹲下来问他:“小少爷找方神医有什么事?”如果是来替主上和夫人拿醒酒汤,找他也是一样的。

  啵崽这个大嘴巴根本憋不住,拉住沈定,倒豆子般炫耀道:“啵崽刚刚看到父亲和阿爸亲亲了!”

  一屋子的人,耳朵都竖起来了。

  小胖子浑然不自知,得意洋洋道:“阿爸偷懒,亲父亲嘴巴,被啵崽看出来了,让父亲亲回去了。”

  房间里顿时响起一片咳嗽声。

  啵崽疑惑地看了这群大人一眼,问沈定:“他们是都感冒了吗?”

  沈定也不好说,只能跟着干咳一声,问小胖崽:“小少爷是想告诉方神医这件事吗?等方神医睡醒,属下会替小少爷转告方神医。”

  啵崽点了点头,脆生生道:“好!”

  他想到自己的另一件任务,又提醒沈定:“还有醒酒汤。”

  沈定点点头,起身先给他包汤药包,包到一半,又听见小少爷自言自语道:“父亲在卧房照顾娘亲,啵崽来替娘亲拿醒酒汤。”

  沈定包汤药包动作一顿。

  主上莫不是、在故意支开小少爷?

  啵崽看到沈定又一次停下动作,有些疑惑。

  趴在案几边,问沈定:“怎么不包了?”

  沈定麻利地把刚配好的醒酒汤倒进一旁的木盒里,牵起啵崽,把他带到一旁,让他在桌边坐下,对他道:“有味草药沈定放错了,要去库房找,小少爷恐怕得多等一会儿。”

  娘亲应该不急着喝醒酒汤,小胖子点点头,问:“要等多久呀?”

  沈定眼神飘忽。

  他哪知道要多久啊。

  只能给个保守估计:“大概要一两个时辰吧。”

  多给点时间,总归是不错的。要是主上和夫人真的需要醒酒汤,叫沈付来一趟,一来一回也不会耽搁多久。

  小胖子有些惊讶:“要这么久啊。”

  沈定肯定地点头。

  小胖子立马乖乖坐好,催促道:“那你快去吧,啵崽在这边等。”

  他出门拿醒酒汤的时候,娘亲已经睡着了。他睡得那么香,一时半会儿应该不会醒来。

  只是一两个时辰还是有点危险,可能不能及时赶回去。啵崽握了握拳,决定过会儿拿到汤药包就立刻用最快的速度冲回去。

  殊不知谢亦舒已经醒了。

  ***

  谢亦舒是被系统的自动提示给吵醒的。

  非常尖锐的一声“嘀”响,001提醒他:“恭喜宿主完成任务【帮助反派幼崽解决烦恼】,反派结局规避值加一,宿主获得两个积分点。”

  “目前账户里有5个积分,一枚醒酒丸2积分,宿主是否兑换?”

  谢亦舒只想让它早点安静。

  胡乱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舌下突然出现一枚小药丸,随着药丸在嘴里化开,谢亦舒也渐渐清明起来。

  他想起来自己为了从顾延之那儿拿到血故意把自己灌醉,想起自己咬破了顾延之的脖颈,也想起了那个吻。

  谢亦舒脸颊一下红透了。

  好在因为醉酒,他脸颊原本就红,此时更红了一点,也没有特别显眼。

  ‘001,你那个时候怎么不拦住我……”谢亦舒想整个儿缩进被子里了。

  001根本没想到要拦,心虚道:“宿主您动作太快了,系统拦不住。”

  谢亦舒心里呜咽了一声。

  忍不住去想另一个当事人。

  也不知道顾兄会不会介意。

  谢亦舒翻了个身,把脸埋进枕头里,恨不得将自己闷死算了。

  001察觉到宿主的危险想法,连忙道:“宿主,请仔细感受一□□内的变化。”

  “有没有感觉到哪里不同?”

  谢亦舒勉强被引去了注意力,闭着眼,听001的话,仔细感受着体内的变化。

  但好像也没什么变化啊,谢亦舒皱了皱眉。001说的体内变化应该和他郁结的灵气有关,谢亦舒缩小范围仔细感受着,突然僵住了。

  他能感受到一丝微弱的灵气在他体内周转。

  以灵气郁结处为头,又以灵气郁结处为尾,首尾相连,虽然极其细弱,却也缓慢地在经脉里流动。

  001恭喜道:“照这个速度,再服用半个月,宿主的修为就能完全恢复了。”

  谢亦舒心里一喜。翻过身,按耐不住睁开眼,想去找顾延之,跟他提一提自己的“新发现”,结果一睁眼,就对上了顾延之的目光。

  谢亦舒一个激灵。

  回过神,连忙道:“顾兄……”

  “你醒了?”顾延之以为谢亦舒翻个身会继续睡,没想到醒的这么快,“我去给你倒杯水。”

  顾延之端着水回来,谢亦舒接过喝了一小口。

  润了润喉咙,对顾延之道:“顾兄,我……”

  “你中午喝多了。”说到这边,顾延之也有些奇怪。谢亦舒解酒解得有点快。

  但想到他中午原本也没喝多少,不同人喝酒也有不同的情况,也就没多怀疑,只是问:“有哪里不舒服吗?头疼吗?”

  谢亦舒摇了摇头:“有一点头晕,但还好。”

  “啵崽去拿醒酒汤了。过会儿喝一碗……”顾延之顿了顿,问,“怎么了?”

  在001的指导下,谢亦舒十级戏精附身。

  像是意识到了什么,一脸震惊。被顾延之喊了,才回过神,用很不确定的口吻,喃喃道:“顾兄,我的灵气好像松动了。”

  顾延之一愣。

  灵识探过去,好一会儿才察觉到那丝小苗苗般细幼的灵气。

  两人对看了一眼。

  谢亦舒像是被点醒道:“会不会是因为中午喝的酒……不,不对,如果是酒,那我喝第一杯时就应该察觉到了……”

  谢亦舒垂眸,脸上的神情也由惊喜转为了困惑。

  001啪啪啪为宿主鼓掌。

  谢亦舒顿了顿,抬头问顾延之:“顾兄,我醉酒后有服用下什么别的东西吗?”

  他把顾延之往血上诱导,可顾延之只想到了自己哄他喝水时说的“清茶露”。

  看到顾延之摇头,谢亦舒有些急。

  想了想,又暗示道:“那我有做出什么出格的行为吗?”比如啃啊、咬啊什么的。

  顾延之刚想摇头,动作一顿。

  谢亦舒看到他迟疑,心中暗喜,想再多暗示一下,却听见顾延之道:“你喝醉后,的确是做出了一些……平时不会做的行为。”

  不愧是顾兄,一点就通。

  谢亦舒简直想像001一样,给顾延之啪啪啪鼓掌。

  他见顾延之面露犹豫,压下了想叫他大声说出自己猜想的想法,轻声道:“……顾兄?”

  顾延之起身,谢亦舒眨了眨眼,鼓励道:“顾兄,有想到什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就被堵住了。

  他的嘴唇被人轻轻啄了一下。

  一触即分、转瞬即逝。

  指腹揉上了对方的唇'瓣,顾延之镇定地擦去自己可能留下的痕迹,低声问呆愣住的人:“有感觉、更好一点吗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